小说525j>科幻>斯德哥尔摩【双性】 > 绿野仙踪
    屋子里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连蒋十安母亲那小鹿似的抽泣都停了,只余下一家三口频率各异,此起彼伏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蒋十安的父亲先开口了:“你女朋友,同名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蒋十安坐在地上抹了一把眼泪,定定看着父亲,“就是住在我们家的张茂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蒋父感觉自己陷入了什么魔幻,或者他根本还在做梦,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斟酌词语,“那你说他,怀你孩子?”

    蒋十安慢慢点头:“对,他是双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逗我呢?”蒋父一句脏话脱口而出,他说完才觉不妥,立刻咳了一声。双性人?这是什么情况?怎么就双性人了?蒋父竭力在脑袋里搜寻着有关“双性人”的任何新闻或者是什么市井故事。他现在都不知道是为儿子搞大别人肚子生气好,还是为儿子居然和双性人谈恋爱而纠结,还是去想张茂那个孩子居然是个双性人他没看出来而惊讶。毕竟,在别人家,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儿子搞大了女同学的肚子。他现在都觉得这种放在别人家里腥风血雨的事情,一点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神他妈双性人。

    蒋父感到自己做生意相当灵活的头脑现在一下子转不动了,他搂着蒋母的胳膊皮肤触碰到老婆的卷发发丝,才反应过来老婆还在场:“老婆,你说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蒋母哭完了,声音还哑着,说出来的话却出奇冷静:“小张和你联系过吗?他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蒋十安呆滞地回答:“他不接我电话,他常看的医生告诉我,他去会安堕胎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堕胎两个字,眼泪又涌了出来。眼泪稀里哗啦地在脸上乱流,蒋十安一向好看倨傲的脸狼狈不堪,半长的头发被汗水和眼泪打湿黏糊在脸颊上。所幸他的皮肤白皙,这么看着也不觉得有多难看。做母亲的心痛的要命,蒋母挣开丈夫的臂膀跪在地上拥抱儿子,她自己还抽泣着,更多的则是惊讶:“宝宝,你是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屋子里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,连蒋十安母亲那小鹿似的抽泣都停了,只余下一家三口频率各异,此起彼伏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蒋十安的父亲先开口了:“你女朋友,同名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蒋十安坐在地上抹了一把眼泪,定定看着父亲,“就是住在我们家的张茂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蒋父感觉自己陷入了什么魔幻,或者他根本还在做梦,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斟酌词语,“那你说他,怀你孩子?”

    蒋十安慢慢点头:“对,他是双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逗我呢?”蒋父一句脏话脱口而出,他说完才觉不妥,立刻咳了一声。双性人?这是什么情况?怎么就双性人了?蒋父竭力在脑袋里搜寻着有关“双性人”的任何新闻或者是什么市井故事。他现在都不知道是为儿子搞大别人肚子生气好,还是为儿子居然和双性人谈恋爱而纠结,还是去想张茂那个孩子居然是个双性人他没看出来而惊讶。毕竟,在别人家,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儿子搞大了女同学的肚子。他现在都觉得这种放在别人家里腥风血雨的事情,一点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神他妈双性人。

    蒋父感到自己做生意相当灵活的头脑现在一下子转不动了,他搂着蒋母的胳膊皮肤触碰到老婆的卷发发丝,才反应过来老婆还在场:“老婆,你说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蒋母哭完了,声音还哑着,说出来的话却出奇冷静:“小张和你联系过吗?他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蒋十安呆滞地回答:“他不接我电话,他常看的医生告诉我,他去会安堕胎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堕胎两个字,眼泪又涌了出来。眼泪稀里哗啦地在脸上乱流,蒋十安一向好看倨傲的脸狼狈不堪,半长的头发被汗水和眼泪打湿黏糊在脸颊上。所幸他的皮肤白皙,这么看着也不觉得有多难看。做母亲的心痛的要命,蒋母挣开丈夫的臂膀跪在地上拥抱儿子,她自己还抽泣着,更多的则是惊讶:“宝宝,你是什么想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