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525j>玄幻>西装革履 > Cater 1 弟弟
    天地为炉,挂在天上的云朵热的沸腾,不停翻滚,裹太阳的金边。窗外是一片树林,深绿色的粗壮藤蔓带着不详的气息霸道的占据整个树干,裸露在外供人瞻仰的的树皮是丑陋藤蔓最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三月份末,春天裹挟着对冬日的怀念。宋蔚雨的手有些冰凉,手放在脖子上取暖,裹紧自己的外套才意识到这寒凉来自心,而非外界因素。

    窗外深绿色在路两边流淌,拉出一条绿色的线。他跟着母亲坐在车的后座。

    不是他的母亲仁慈,是他的父亲不愿意和他坐在一起,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家族面子,总要有人做出牺牲。

    司机说还有半小时到达目的地。一句话摧毁欣赏的雅兴,他的心思缠在目的地,目的地是一所儿童福利院。

    今天他的父母要去领养一个孩子,原本属于他的父母要分给另外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,其实“分”这个词语用的并不是很对,应该是“还”,他才是偷取别人家庭的小偷。抬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宋蔚雨攥紧拳头,试图握住一点温暖,手还是因为冰凉而僵硬,他低头看了看身旁母亲的手,最终选择把手放在腿下。

    他们的亲情像是他手里的温度,在冰水混合物的界限,不会改变分毫。

    因为他残缺的身体,亲情不会多一分,更不会少一分。前者他不配,没人愿意爱一个怪物,后者他们不屑,漠视怪物这种平常事何必单拿出来说?

    他的身体和别人不一样,是很少见的双性人。从他记事开始家中就想要二子,父母努力几年都没能成功,不得已去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委婉的告诉他们,他的母亲不适合二次生育。

    而宋家需要一个正常的继承人。旁系野心勃勃,对家主的位置虎视眈眈,不停暗示自己有两个儿子,恨不得现在可以取而代之,坐一坐家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天地为炉,挂在天上的云朵热的沸腾,不停翻滚,裹太阳的金边。窗外是一片树林,深绿色的粗壮藤蔓带着不详的气息霸道的占据整个树干,裸露在外供人瞻仰的的树皮是丑陋藤蔓最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三月份末,春天裹挟着对冬日的怀念。宋蔚雨的手有些冰凉,手放在脖子上取暖,裹紧自己的外套才意识到这寒凉来自心,而非外界因素。

    窗外深绿色在路两边流淌,拉出一条绿色的线。他跟着母亲坐在车的后座。

    不是他的母亲仁慈,是他的父亲不愿意和他坐在一起,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家族面子,总要有人做出牺牲。

    司机说还有半小时到达目的地。一句话摧毁欣赏的雅兴,他的心思缠在目的地,目的地是一所儿童福利院。

    今天他的父母要去领养一个孩子,原本属于他的父母要分给另外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,其实“分”这个词语用的并不是很对,应该是“还”,他才是偷取别人家庭的小偷。抬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宋蔚雨攥紧拳头,试图握住一点温暖,手还是因为冰凉而僵硬,他低头看了看身旁母亲的手,最终选择把手放在腿下。

    他们的亲情像是他手里的温度,在冰水混合物的界限,不会改变分毫。

    因为他残缺的身体,亲情不会多一分,更不会少一分。前者他不配,没人愿意爱一个怪物,后者他们不屑,漠视怪物这种平常事何必单拿出来说?

    他的身体和别人不一样,是很少见的双性人。从他记事开始家中就想要二子,父母努力几年都没能成功,不得已去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委婉的告诉他们,他的母亲不适合二次生育。

    而宋家需要一个正常的继承人。旁系野心勃勃,对家主的位置虎视眈眈,不停暗示自己有两个儿子,恨不得现在可以取而代之,坐一坐家主的位置。